4萬名建設大軍從這里進駐十堰

來源:十堰市檔案館、十堰晚報     |          |     發布日期: 2019-10-10     |     [      ]

■文、圖/記者 何利 特約記者 魏巍 通訊員 蘭臺人

 

十堰,是一座因車而建、因車而興的城市。如果要追溯十堰市的建設和發展歷史,一個繞不開的話題便是“三線建設”。當年,4萬名三線建設者從全國各地匯集到十堰建設二汽,但由于交通極為不便,建設大軍只能先坐火車抵達均縣鎮,然后或乘船、或乘坐汽車一路顛簸進十堰。

近日,記者在三線建設者魏巍的帶領下,重新走了一遍當年三線建設者大軍進入十堰的老路,同時也開啟了本報回顧十堰三線建設歷史的采訪之旅。

 

丹江火車站,曾是三線建設者的集散中心

丹江火車站于195810月開工,1966年通車。這條鐵路在修建丹江口水利樞紐工程、二汽建設以及修建襄渝鐵路時均發揮了重要作用。當年從全國各地來的二汽建設者們大都先在這里集合,再奔赴各自的單位。2002年,由于丹江口市的客流量小,客運列車停開,丹江火車站變成了一個貨運中心。“進出十堰,基本上都要在這里轉車,由于交通不便和天氣原因,甚至還得在這里住上幾天。”魏巍告訴記者。

19696月,魏巍的父親魏萬榮響應國家號召,從內蒙古包頭市青山區的家中來到十堰參加三線建設。當年6月,時任建工部八局機械化運輸公司副總經理的魏萬榮,帶領少部分先頭部隊到十堰進行實地勘察工作。1970年,年僅44歲的魏萬榮因病搶救無效不幸逝世。按照父親的遺言,當時還未滿14歲的魏巍也來到了十堰,開始了他的三線建設生涯。

風塵仆仆趕到丹江火車站,魏巍在丹江火車站對面的二汽招待所住了一晚,緊接著便從丹江港登船,經過大半天的顛簸抵達鄖縣(現鄖陽區)鄧灣碼頭。從碼頭上岸,再乘坐汽車搖晃了幾個小時,這才抵達如今的十堰城區。

一晃,半個世紀過去,201997日上午,已過花甲之年的魏巍帶領記者再次來到丹江口市城區的丹江火車站。雖然很多年未再到過這座早已停止客運業務的火車站,魏巍還是憑借自己的記憶很快找到了丹江火車站的所在地。如今,這座位于漢丹鐵路線盡頭上的火車站,已經失去了原有的客運功能,但大門口的兩棵雪松依舊枝繁葉茂。“我當年來的時候,這兩棵樹就在這里了。”魏巍告訴記者。雖已不再有客運業務,但丹江火車站的貨運功能還在。走進站內,一列貨運列車正好停在站前的鐵軌上。站房是一棟很普通的二層小樓,有些破舊,但基本還保留著原始的模樣。

在丹江火車站大門外約100米遠的地方,魏巍指著一棟掛著“東風賓館”的矮樓向記者介紹:“那就是當年的二汽招待所,很多來參加三線建設的人,都在這里住過。”

在重訪丹江火車站和二汽招待所后,魏巍又帶著記者開始尋找丹江港的所在。由于時隔久遠,且丹江港早已停用,尋找丹江港的經歷頗費周折。在一番打聽后,在位于丹江口市第一水廠附近的山坳里,終于找到了丹江港的所在地。“早都不在了,現在陸地交通這么發達,誰還從這里坐船去鄖陽區。”附近干活的一位丹江口市老人介紹說,不過關于丹江港的繁榮,老人都還記得。當年,二汽建設所需的大量鋼材和大型設備由于無法采用公路運輸,就從丹江港改用水路運輸,運抵鄖縣的鄧灣碼頭。還有那些坐火車到達丹江火車站的三線建設者,大都從丹江港出發,坐上開往鄖縣鄧灣的小輪船。“那個時候的小輪船都是木頭做的,每條船大約載20個人,小輪船逆江而上晃悠七八個小時,到鄧灣碼頭下船再坐車進山。進趟山不容易啊,從丹江口到十堰得10個小時以上。”魏巍回憶說,那時候的船雖然簡陋,卻能為乘船的人提供簡單的飯菜。

 

鄧灣碼頭,記錄著一代人的青春故事

在走訪完丹江港后,魏巍又帶記者趕到鄖陽區茶店鎮蔡家嶺村的鄧灣碼頭。在魏巍看來,重走當年進山的路,就少不了鄧灣碼頭這個重要環節。

經十堰大道,不到半個小時就到了蔡家嶺村境內。導航中搜不到“鄧灣碼頭”這個地名,一位本地人帶著記者找到舊址,稱鄧灣碼頭已經廢棄多年了。

鄧灣碼頭在蔡家嶺村有著很高的聲譽,就連村里的路牌上,還寫著“鄧灣路”的字樣。記者查閱資料發現,當年的鄧灣碼頭可謂是十堰的一大繁華之地,因為光是300噸級的泊位,在鄧灣碼頭就有3個,貨運場也有3處。“以前這里還修有水泥臺階,現在都被淹到水下了。早幾年這里還有人用來堆放河沙,然后運往十堰城區銷售,現在完全廢棄了,倒成了釣魚愛好者的好去處。”在一處兩面環山,一面臨水的山坳中,鄧灣碼頭終于出現在記者的眼前。

三線建設初期,建設物資運到鄧灣碼頭后,很多情況下要靠工人手拉肩扛。幾十噸的重型設備,工人們在其底下墊上圓木,然后幾十人喊著號子,像拉纖似地從船上拉到岸上,然后再裝車拉到工地。再后來,負責開吊車的魏巍,經常在鄧灣碼頭將東風公司的成品卡車吊裝上船,然后通過水路運往外地。“鄧灣碼頭只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期,東風車賣得很火的時候,東風商品車從這里通過水路發往全國各地,也就兩年時間。后來由于這里的水位不高,運輸很不方便,就終止了水路運輸。”一位在附近打魚的老人告訴記者。

在鄧灣碼頭的水邊,至今還保留著兩間木板建造的小房子。“這是看場人員住宿的地方,那時候這附近經常停很多車,還存放著不少物資。”魏巍介紹稱。小房子背后,是一條通往茶店新集鎮的公路,當年很大一批三線建設者來十堰,都是從這里上岸然后再進入十堰。

19695月,因洪水暴漲,許多鋼筋等建筑材料被淹沒在燈鄧灣碼頭附近的洪水中,無法運進十堰。而工地停工待料的報告,卻接連不斷地送到總指揮部。一切迫在眉睫。102指揮部組織了近萬人前往鄧灣碼頭搶運鋼筋。8個人一組,每組用兩部木質板車捆綁在一起,裝上十幾米長的鋼筋從鄧灣碼頭一路拉至20多公里外的建設工地。當時,拉板車的隊伍浩浩蕩蕩,排出兩里多地,場景十分壯觀。這次突擊搶運回鋼材50多噸,及時緩解了施工現場澆灌混凝土的燃眉之急,使二汽建設避免了因待料而停工。

 

老白公路,三線建設者的另一條進山道路

“除了從丹江口坐船到鄖陽區再到十堰,另外一條路則是從丹江口坐汽車走老白公路到現在的十堰城區。”魏巍介紹說,如今的老白公路早已脫胎換骨,然而在三線建設開始時,走老白公路是很多建設者們都難以忘記的經歷。

19713月襄渝鐵路(襄樊到重慶)通車前,老白公路就像一條草繩,蜿蜒穿過十堰,曾是東風與外界聯系的唯一通道和生命線。老白公路最寬處路基7米,傍山險要處只有三四米。

曾經擔任東風汽車變速箱公司黨委書記的謝再安,是從長春一汽來支援二汽的第一批建設者。他回憶說,1969年初,他從武漢坐火車到老河口,在二汽的接待站臨時休息了一下,就坐上了4噸菲亞特牌大卡車,沿著老白公路,從老河口向十堰二汽建設指揮部靠近。“路窄坡陡,山道彎彎,很多路段左邊是筆直峭壁,右邊是百丈懸崖,而且路面坑洼不平,路邊隨處可見運載著重型設備和建材的車輛擁堵成長龍,彎彎曲曲一眼望不到頭。從丹江口到十堰,100多公里的路開車往往要花一天的時間。”當年的老白公路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曾擔任東風神宇車輛有限公司黨委書記的高為中,19685月隨父親從長春到十堰。他至今還記得進山時驚險的一幕。從老河口坐大客車進山途經草店,正趕上河中漲水。客車被洪水沖向下游五六米,發動機也熄火了,車上的人一片慌亂。危急時刻,從老河口方向來了三臺車,下來幾個人,立即投入搶險。最終,借助鋼繩牽引,三臺車一起拉,客車才脫離了險境。


主辦單位:十堰市檔案館(史志研究中心) 技術支持:十堰政府網

備案序號:鄂ICP備05004558號

聯系電話:0719-8651090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俏佳人电子 上海快三规律技巧 马耳他飞艇在哪开奖 pk10走势图软件下载 北单比分玩法技巧 顶呱刮 广东十一选五丹惠计划 打老虎机输得最惨的人 河南快三三同号 浙江11选5 手游圣斗士星矢如何赚钱 棒球比分牌怎么看 安徽快三遗漏数据 安徽体彩十一选5一定牛 哈灵杭州麻将怎么下不了了 大乐透开奖视频直播今天 哪个倍投稳赚